9512.net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首页 >> 初一语文 >>

语文七年级上北京课改版第3课《风筝》扩展阅读04


最后,现实又将关于风筝往事联想的线收回。风筝——故乡春天的象征,给“我”的只 是“久经逝去的儿时的回忆”和“无可把握的悲哀”。 这种回忆的悲哀更加重了现实的严冬 的肃杀。 在沉重的悲哀之中, “我”面临着“非常的寒威和冷气”, “我”没有畏缩地“躲” 到肃杀的严冬中去,而是积悲成愤,愤然前行。诗篇的结尾也分明显出积极、昂扬的激情。 诗篇把风筝作为描述的中心对象,借风筝而抒怀、而言志。风筝是情绪消长的线索,也 是“我”的复杂思想感情的凝聚点。 波澜起伏的情绪节奏是“我”心中的诗意、 诗境的纯真 的表现, “我”的感情的溪流冲击着读者心田,显示了内在韵律的魅力。 这里有一个问题: 诗篇中用了相当大的篇幅叙写关于风筝往事的回忆, 作者的用意究竟 是什么?有人认为,这是鲁迅为了揭露封建家族制度、伦理道德对儿童精神的束缚和虐杀, 同时也表现了鲁迅严于责己、勇于自新的崇高品质。笔者认为,“我”在北京见到风筝而引 起的悲哀, 是北洋军阀统治下的现实的、 社会的、 时代的悲哀; 关于风筝往事而产生的悲哀, 则强化、深化了前一种悲哀。后一种悲哀虽是个人情怀的吐露,但更是深深地重重地打上社 会、时代的印记。儿时精神虐杀的一幕,应当是社会、时代的罪恶。所以说,这种悲哀来自 对冷酷黑暗现实的深刻解剖、本质认识和极度的憎恶。关于风筝的回忆,是服务于眼前的现 实的。这大段的插曲并没有游离于诗篇的主旋律之外,而是使感情的主调更加深厚、深沉、 丰富、充实。无庸讳言,诗篇中“无可把握的悲哀”,也流露了作者的寂寞和抑郁,失望和 苦痛。 (朱延庆《读鲁迅散文诗〈风筝〉》,载《昆明师院学报》1980 年第 5 期) 这一篇的主题思想, 不是身处现实的严冬而向往故乡的春天和逝去的童年; 而是在解剖 自己,在深刻地批判自己。通过自我解剖,批判了一般有孔孟之道思想影响的父兄违反儿童 心理,禁止儿童游戏的愚蠢行为。这种管教儿童过严,戕贼儿童天性的行为,在当时有一定 的普遍性,认为游戏是浪费时间,是“没出息孩子”干的,“有出息孩子”应该循规蹈矩、 终日伏案读书……这种人现在虽然少了, 但思想残余大约还是有的; 因此这篇作品在现在还 有它的教育意义。 (节录自李何林《鲁迅〈野草〉注解》) 《风筝》 的主旨在于暴露整个社会的病根, 启示人们如不改革整个社会, 任何个人的“补 过”均无济于事,孩子们也不会获得“春日”的愉快。 在《风筝》中,作者以严冬比拟现实,以春日象征理想。通过批判现实,寄寓自己的理 想。也许有人会发出疑问:“我”对春日的回忆,流露出严切自责的痛苦,充满着无可把握 的悲哀,哪儿能体现他所追求的理想?我们说,问题的症结正是在这里。“我”的四周是肃 杀的严冬,给人以“非常的寒威和冷气”。然而,他没有在严冬之前退缩,坚信严冬挡不住 春天的脚步, 生意盎然的春天迟早会到来, 他在严冬的氛围里追怀着少年时代故乡的春日佳 境,正是这种信念的艺术体现。至于“我”参与了精神虐杀,想到春天反而触动了自己心灵 深处的创伤, 又该作何理解?我们认为这与上面讲的并不矛盾。 作者一直关心下一代的成长。 春二月, 本来是孩子们欢乐的时候, 可是, “弟弟”受到“我”的辖制, 想放风筝而不可得, 后来忍不住偷偷地制作风筝, 又遭到“我”的破获。 “我”正视以前的过错, 并且不想遁逃, 毫不辟易地严肃自剖。表面上看来,罪过集于“我”一身,但是,当我们联系下文“我”的 觉悟乃至补过无效而倍加痛苦时, 就能清楚“我”的过错是社会造成的。 作者这样写的目的 在于暴露整个社会的病根, 在于启示人们如不改革整个社会,

赞助商链接

更多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甜梦文库 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甜梦文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