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12.net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首页 >> >>

《凤凰周刊》刘若南 古老方术的现代复活


《凤凰周刊》刘若南 古老方术的现代复活 凤凰周刊》

文/特约撰稿员 刘若南

像其它民俗信仰一样,风水获得了人们多样繁复的评价,有 人认为它是十足的迷信,有人认为它和自然科学相契合,也有人 认为它既有科学的一面,也有超验的一面。当然在更多普通人那 里,风水是一种"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方术。

1860 年,英国传教士麦高温来到中国,在上海、厦门等地传 教的过程中,他感觉到,作为最强大的超自然力量之一,风水在 中国拥有广阔的市场。 "如果一个孩子死于麻疹,或是一头猪掉到沟里淹死了,或 是粮食欠收,人们都会说电线杆和电线正是罪魁祸首。"精通汉学 的麦高温在其所著的《中国人生活的明与暗》一书中,专门用了 一节谈论风水。麦高温认为,风水衍生出来的禁忌非常多,随着 时间的推移,很多原本不为风水所禁忌的事物也被人们忌讳,比 如因为对风水盲目尊崇,人们反对地下开掘,以致煤铁储量丰富 地区的人们还在挨饿,而盛产花岗岩地区的人们也要到外地去买 石头建房。麦高温的结论是,风水"比其他力量更加阻止了中国的

发展和进步"。 等到新中国成立后,这一"阻止了中国的发展和进步"的"封 建糟粕",成了过街老鼠,在国家机器的全面围剿下,几近消失。 但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对风水术的赞美 行列中去,他们中间有乡村神汉、头脑精明的商人、民间周易爱 好者、大学教师,甚至大小官员,还有朴素的寻常百姓。流风所 及,甚至于连蒲松龄的一生坎坷、命运不济也被认为是居宅的风 水使然。

与数十年前人人喊打的态势有所不同,"风水"成为一门炙手 可热的文化,这一起伏际遇本身,正应了"风水轮流转"的说法。 与科学联姻的背后 在新中国的《辞海》中,风水被定义为:"旧中国的一种迷 信。认为住宅基地或坟地周围的风向水流等形势,能招致住者或 葬者一家的祸福。"《中国科学技术史》的作者李约瑟则采用查利 特的定义,认为风水是一种"调整生人住所和死人住所,使之适合 和协调于当地宇宙呼吸气流的方术"。 如果说"方术"还是一个略带中性的语汇表述, "迷信"则具有 明显的贬义。然而,伴随着中国由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的转轨," 风水学"这一古老的方术开始在意识形态控制的罅隙中茁壮成长,

并渐成蔚为壮观之势, 一场为"风水学"正名的运动也随之展开了。

中国自然科学史学会理事、浙江农业大学教授游修龄,是不 幸卷入这一运动的局外人。根据游修龄的事后回忆,他的同事王 深法,近年在浙江大学开了一门《风水与人居环境》的选修课, 受到学生欢迎,于是把讲稿整理成书,要游修龄写序。"从来不看 风水的书,更谈不上研究"的游修龄看过书稿之后,觉得内容不是 宣扬传统的封建风水迷信,重在讲人居与环境的关系,并对传统 的迷信作了批判,给以科学的分析,书中认为现在城市里千篇一 律的高楼林立,有害于人居与环境的协调发展。这引起了他的兴 趣,并由感而发写了一篇《说风水》,作为王深法《风水与人居 环境》一书的序言。 在这篇序言中,游修龄称:"上世纪初期的五四运动,解放 思想,在破除封建的旧思想、旧遗产方面,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 也难免带来副作用, 即把精华和糟粕纠缠难分的传统文化如风水, 一概视为迷信而全盘否定。现在,迎来新一轮的中西文化交流, 在相互对等的视野下,使我们更清楚地看到中华传统文化除了糟 粕的部分以外,更还有值得珍惜的、精华的一面,在当前中西科 技和经济建设差距还很大的情况下,要以史为鉴,切不可在追赶 西方科技和经济建设的同时,自我菲薄,自暴自弃。中西文化应 该互补沟通,取长补短。国内外都掀起的风水热,以及本书的出

版,便是这个大潮中的一个具有启发性的浪头。"

2003 年 1 月 24 日的《科学时报·科学周末》摘录了这篇序 言,迅即引起反弹。"五柳村"网站的站长陶世龙和网友桔梗等人, 先后发文,反驳游修龄。之后,游修龄专门为此撰文解释,声称 自己不是宣扬迷信,但对于自己的作序行为还是表达了悔意。

当下中国,像王深法这样栖身在大学校园、用现代科学语汇 表述风水的学者正不断涌现。因为表述语汇的不同,所以连游修 龄也会认为他们言及的风水与作为"古老方术"的堪舆大相径庭。 中国道教协会的王成亚认为,完全从科学角度谈风水,从某 种角度而言脱离了风水的原初意义。在他看来,风水有科学的一 面,也有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的一面。 而更多的情形其实是,很多学者在扮演着"双面人"的角色, 当他们面对着不信神秘力量的知识分子时,他们乐于从科学角度 阐释风水,而在普通民众面前,他们的解说就更多的带有"方术" 色彩。一些学院的教授本身就在业余充当堪舆师,做着风水生意。 "他们需要加入科学的名词,大大的包装一下,目的就是为 了钱。"以反对"伪科学"著称的司马南对《凤凰周刊》说,风水是 一种古老的巫术,不靠科学或仅靠科学,它都无法得到更多人的

信任,必须巫术和科学两者结合,才构成一个职业。司马南表示, 他有时也和风水先生在一起交流,有的风水师说的很透底,这就 是一个行业,目的为了赚钱。

曾经有一个大国的外交参赞让司马南解释什么叫"风水",司 马南解释了半天,外交参赞总算听懂了,还有模有样地学起那些 堪舆大师:嘴里念叨着"这样不对、不对",然后把自己坐的面朝 南的椅子变为朝北,接着,伸出手来说:"给我钱,给我钱!"司 马南说,他对那些风水师的评价和这位外交参赞所理解的一样。 面对风水,评价复杂

"我研究周易这么多年,可以说能说出的预测方法我都会。我 不想把这些弄得太玄。"早年毕业于上海中医大学、现任职道教协 会的王成亚对《凤凰周刊》说,现在风水业市场上鱼龙混杂,很 多牟利的骗子需要防备。

王成亚表示,自己认识很多道艺很深的人,他们从不以赢利 为目的从事风水术。根据他对周易的理解,一个明码标价为了私 利去看风水的人,是"心术不正",不会与外在的神有很好的契合, 因此不会灵验。

站在一个道教徒的角度,王成亚在反对商业化风水术的同 时,也反对完全用科学的标准来对风水作评判,他认为不管科学 发展到什么程度,总有它无法深入的超验领域。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夏学銮认为风水术的兴起,和转型期 公众的信仰缺失有关系。他更看重的是风水的负面效应,他认为 风水是一种封建迷信,和具有一定社会功能的宗教有所不同。" 我还没发现风水有什么积极的社会功能。"夏学銮对本刊说,在一 定情况下风水只是具有心理慰藉的作用。 清华大学建筑系景观研究所所长孙凤岐则认为, 风水并不全 是迷信,在什么地方该建房子在什么地方不该建,我们祖先琢磨 出了一套经验理论,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像其它民俗信仰一样,风水获得了人们多样繁复的评价,有 人认为它是十足的迷信,有人认为它和自然科学相契合,也有人 认为它既有科学的一面,也有超验的一面。当然在更多普通人那 里,风水是一种"信则有,不信则无"的方术。

复旦大学文博系教授蔡达峰认为,从现代的角度看,风水本 质上是一种择吉处而居的活动。风水作为一个研究对象,从民俗

学及建筑学的角度均有研究的价值; 但倘若是从商业角度来利用, 为获取经济利益而加以宣扬是不够负责任的。遗憾的是这方面的 书越来越多,有些著作乱找因果关系,使风水越说越玄。实质上, 古代的风水术早已失传,现今所谓的风水与古代风水术在内容上 已有很大差别。 欲知详情,请查阅《凤凰周刊》总第 147 期

上传时间:2006-03-14 11:08:19



更多相关文章:
更多相关标签: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甜梦文库 9512.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甜梦文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