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局

秦君声看着高姝言,眼神很真诚,“姝言,咱们相识二十六年,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今天,我跪在这里,向你求婚。我希望,你能嫁给我,做我的妻子,让我能够照顾你一生,陪你走完你接下来的路。姝言,嫁给我,好不好?”

高姝言看着秦君声,楞住了。

她一直愣在原地,半天都没有说话。

秦君声等着她的回复。

只有高姝言自己知道,她等这一天等了又多久。

秦君声有些急了,他说道:“姝言,你愿意吗?你愿意嫁给我吗?”

高姝言的眼眶湿润,回想这么多年来,她和秦君声经历的事情,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一对人,一起经历过很多以后,才能明白彼此给对方带来的一切。

苦的,快乐的,都是你们共同的回忆。

没有人能够取代。

高姝言点头:“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

秦君声起身,把戒指戴在了高姝言的无名指上。

没有过多的话语,高姝言只是静静的看着戴在手上的戒指,默默的流眼泪。

秦君声伸手摸去高姝言脸上的眼泪,“从此,我是你的。”

高姝言把花扔在地上,“从此,你也是我的。”

不需要过多的解释,我爱你,嫁给你。

不管遇到什么,都是我愿意去承受的。

秦君声回到了家里,妈妈江彤也知道他今天向高姝言求婚了,她也没有问结果,她知道,高姝言肯定是会答应的。

心里总归是有些遗憾。

不过,儿子能够娶到自己喜欢的女人,那也好。

秦君声看着妈妈独自一人在客厅看电视,十一点了,还没有去卧室睡觉,他知道,他妈妈先只需要他。

君声先开口。

江彤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回来啦?送高姝言回去了?”

秦君声点头,“嗯,送她回去了。”

“高姝言应该是答应了,不过,答应了也好。这么多年来,大家都知道你和她的心思。君声啊,妈妈和爸爸,从小就希望你有出息。你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也从来没有让我和你爸爸失望过。一直以来,爸爸妈妈都压着你,是咱们做的不对。你以后,和高姝言的日子啊,自己要慢慢去过,去体会。夫妻之间的相处,是一门艺术。”

“嗯,谢谢妈妈告知。”

“以后啊,你们要是不愿意在家里住,搬出去住也行。反正日子是你们过的。”

秦君声一时无言。

说完,江彤抱着自己的儿子,闭着眼睛。

秦君声轻轻的拍着江彤的背,“妈,儿子永远是儿子。可儿媳,可以成为女儿。”

—分割线—

高姝言回到家里,手上的戒指就没有摘掉。

爸爸高简看着自己女儿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喜悦,又看到她手上的戒指,猜到了什么。

他从来不过问高姝言的私事,在国外的生活,改变了他很多思想挂念。

当年,他娶外国媳妇儿,就是冲着喜欢。

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既然喜欢,既然想结婚,那就结婚。

为此,他惹怒了自己的父亲,一个想要他去联姻的男人。

现在,他的女儿能够嫁给自己真正爱的人,他很高兴。

“姝言啊,秦君声向你求婚了?”

高姝言倒是很惊讶:“爸爸怎么知道的?”

“前几天,我去医院看望你伯母的时候,她就跟我说了,我别了好久,今天终于可以不用憋了。”

高书拓皱眉:“原来你们都知道啊。”

“你肯定不能知道了,你要是知道了,那还算是惊喜吗?”

高姝言笑,“那也是。”

“好了,改天,咱们和秦家的人一起吃个饭。这么多年来,咱们两家多少有些过节。”

“嗯。”

高简手指戳了戳高姝言的脑袋,“我的公主要嫁人了。”

高姝言亲昵的窝在高简的怀里,“嫁人了,我也永远是爸爸的小公主。”

—分割线—

陈家的人送陈唯铭到了机场,江琳忍不住,流了几滴眼泪。

自己的儿子要离开自己去别的地方,做妈妈的,总归是很不舍。

陈唯铭抱着江琳,抬手擦去江琳脸上的泪珠,安慰道:“妈,你别哭啊,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江琳伤心,“在那边,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知道吗?多陪陪周慕,两个人在一起啊,要相互体谅。”

“嗯,妈你放心,我知道。”

陈乾叮嘱:“工作上的事情,可不要贪玩忘记了。”

“嗯,爷爷放心。”

陈之冕也说了一句:“到了那边,要和新同事处理好关系,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就耍公子脾气,知道吗?”

陈唯铭无力吐槽:“我可不会耍什么公子脾气啊。我这个人啊,脾气很好的,爸,你不用担心。”

“嗯,不懂的就要问,知道吗?总归是长大了。”

陈唯铭狠狠的点头,“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给你们丢脸。”

陈唯婧看着自己的弟弟,刚想说什么,陈唯铭一把抱住了她,没有说话。

陈唯婧眼眶湿湿的,也没有说话。

登机的时间到了,陈唯铭告别了父母,拉着行李箱往通道口走去。

陈唯婧看着自己的弟弟,二十六年了,这个在她身后的男生,终于成为了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男人。

你是我弟弟,我是你姐姐,虽然你嘴上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在心里,你只认我这一个姐姐。

人越来越大,装的事情就越来越多。

可是,住在你心里最深处的,永远是一只陪伴你成长的。

—分割线—

晚上八点,陈唯铭到了d市。

他给周慕发了一条短信:“我到了,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周慕回复:“我今天值夜班。你不用来找我了。直接去你住的地方吧。”

陈唯铭看着手机,一瞬间,心里像被针扎了一下。

周慕又发来一条短信:“你来这边,新家都布置好了吗?”

这么一问,陈唯铭就想到了很严重的事情,他的新家,并没有布置。

周慕值着夜班,又给陈唯铭发了一条短信:“你今天就住酒店也行,新家的话,明天布置都可以。先休息好吧。”

陈唯铭回复:“算了,我还是去新家收拾收拾吧,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情。既然你值夜班,那我就不过来找你了,圣诞节快乐。”

“圣诞快乐。”

说完,陈唯铭给周慕发了一个四位数的红包,然后,拦车去了新家。

都了新的公寓,陈唯铭输了密码进去,看着乱糟糟的屋子,陈唯铭不由得摊手叫苦。

他看着自己的手机:老子有女朋友了,今天圣诞节还是得一个人过。

靠。

陈唯铭气啊。

气了,他又看着乱糟糟的屋子,叹气的说道:“气归气,可屋子还得自己收拾啊,还真是糟心。周慕啊,明天我得好好的亲你。”

—分割线—

周一,陈唯铭正式去了d市的公司工作。

新公司一切都好,知道陈唯铭身份的人很多,大家都清楚,陈家的孙三少爷要来公司上班了,不收啊女同事还满心的期待。

因为身份,上司也没有为难他。

这样也好,他倒少了很多事情。

想着今天中午能看见周慕,他心情也很好。

今天要好好的亲热亲热。

陈唯铭想着,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分割线—

吴远在办公室办公,手机提示音过来,一条短信出现在他的手机屏幕上:“吴叔叔,我是乔李,您三十一号有空吗?我三十一号和陈远铮举办婚礼,希望吴叔叔能来参加。还有啊,在婚礼上,我想要吴叔叔把我交给陈远铮。可以吗?”

吴远看着短信,作为一个快要五十岁的男人,差一点哭了出来。

“好,叔叔愿意。”

回了短信,吴远便出了办公室去找周慕。

他知道,昨天晚上陈唯铭就已经到了d市,可是,昨天晚上周慕值夜班,她没有去找他。

今天,她肯定是要过去找他的。

果然,周慕坐在办公桌前,看上去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不过,幸好,她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

吴远走到周慕身边,周慕才察觉。

“吴队。”周慕问候。

“怎么,在想陈唯铭?”

周慕点头。

“刚刚乔李给我发了短信,她三十一号会和陈远铮举办婚礼,你是陈唯铭的女朋友,应该也会去。”

周慕吃惊,“真的啊?他们两个要举办婚礼了?”

“嗯,就在市区的国际酒店。对了,中午了,你就去找陈唯铭吧,下午可以来的迟一点。反正你也闲。”

“谢谢吴队。”

—分割线—

中午,下班的时间一到,周慕穿好了一幅,便直接去了陈唯铭工作的地方。

办公室里的人看着周慕的模样,啧啧的摇头说道:“你们看,周慕这是想她小相公了。”

“哈哈,你可别在这里开玩笑,她回来了要跟你急。”

“我可不怕她啊。”

办公室里的人又笑了笑。

—分割线—

周慕在陈唯铭的公司下面等着,他们二人这下终于是不用再异地恋了。

公司外面,陈唯铭见到了一如既往穿着黑色羽绒服气质极佳的周慕,二话不说,一把就抱住了她,亲了她一口。

周慕被陈唯铭抱着,吻着,头一次没有觉得害羞。

亲够了,陈唯铭松开周慕,看着她微微红的脸说道:“呀,这一次,你怎么没有害羞?”

“因为,我也想亲你,抱你。”

陈唯铭笑:“你这呀,脸皮也越来越厚了,也好,这样,和你说段子的时候,我也就不用忌讳了。”

周慕很严肃的说道:“不许和我说黄段子。”

陈唯铭:“……”刚刚还夸你了呢!

“三十一号,乔李和陈远铮举办婚礼?”

陈唯铭点头,“怎么,我大嫂跟你说的?”

“不是,是吴队告诉我的,他已经收到了请帖,准备去参加了。你肯定也要去。”

“所以啊,作为准弟媳,你也要去。”

周慕笑,“知道,我会去。不过,参加完婚宴,我就得回来了。那天晚上,我值夜班。”

“行,我陪你一起。”

“别了,你好好陪你大哥吧。好歹你是他弟弟,总该陪着。”

陈唯铭摇头,“陪什么啊?他又不是没有老婆。我就陪着你回来吧。”

“那也是。”周慕觉得有道理。

“好了,咱们俩去吃东西吧。想吃什么?”

说着说着,陈唯铭搂着周慕往地下停车场去。

—分割线—

乔李在家里给左嘉发着短信,她决定请她做伴娘。

婚纱照今天就会去拍,时间虽然很急,可是,这一对新人啊倒一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

乔李问左嘉:“三十一号有时间吗?我在国际酒店举办婚礼,我想请你当我的伴娘。”

那边,左嘉是秒回:“可以啊,我有的是时间。恭喜。”

乔李:“别这么客气。”

左嘉:“那你给我发几张你婚纱照过来看看?我还么有看这个呢,你婚纱照肯定排的很好看,我要去炫耀炫耀。”

乔李:“我今天去拍婚纱照。”

左嘉:“……小祖宗,你心真大,今天二十六号,离你举办婚礼还有四天,你竟然连婚纱照都么有拍?厉害,厉害。我佩服的很。”

乔李解释:“没办法啊,最近有其他的事情要忙。”

陈远铮:你有什么其他的事情?

左嘉:“行,我一定会来当你的伴娘,对了,买房子的事情,你考虑了吗?”

乔李:“……”没有。

见乔李没有回复,左嘉也知道了,她说道:“行,没考虑就就没考虑吧,不过,那房子是真的好,你真可以考虑考虑。”

乔李:“好的话,就给自己留着吗,万一用的上呢?”

左嘉:“你逗我呢?四百万,我去抢银行啊?”

乔李:“万一你在我婚礼上遇到了有缘的人呢?”

左嘉:“那也是,像我这么漂亮,说不定能和你一样钓个金龟婿。哈哈。”

乔李:“……”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

左嘉说道:“好了,我有事情去了,就不和你聊了。我一定会来做你的伴娘,你记得通知一声李斗。他这小子最近忙的很,好像升职了。”

“嗯,好。你去忙吧。”

左嘉闪人,乔李拿着手机,个李斗发了微信:“你小子在忙吗?”

果然,李斗很忙,一直没有回复信息。

后来,乔李就把事情给忘记了。

—分割线—

乔李和陈远铮去拍婚纱照。他们直接飞去了马尔代夫。

时间有些赶,他们就在那里拍完了就会回去。

在飞机上,李斗给乔李回复了消息:“老大,什么事?”

乔李刚刚睡了一觉起来,她说:“我三十一号在国际酒店举办婚礼,你要来哦。”

又是等了很久,李斗都没有回复,乔李耸肩,她盯着自己的手机说道:“你这小子现在还真是日理万机啊。”

摄影团队都是国内著名的,他们两个对于他们的技术倒毋庸置疑。

马尔代夫的海太蓝了。

乔李穿着婚纱,被陈远铮搂着,两个人就像融入了这世间一般。

“好,来,新郎抱着新娘,转一个圈吧。”

“好,就是这个表情,再来一张。”

两个人按着摄影师的要求,摆着姿势,倒也觉得轻松。

拍完了这个,还有其他风格的婚纱,乔李倒不急,他们今天拍的照片,是为了请柬。

婚礼策划公司让他们两个把请柬上的照片先照了。

拍完了照片,离离开岛上还有两个小时,他们两人手牵着手在沙滩上走着,陈远铮的皮肤很健康,乔李抽出手指摸着他的腹肌:“老公,你真帅。”

说着,她的手指在他腹肌上游走。

陈远铮有点受不了了,“你别动,你现在怀了孩子,我又不能碰你,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乔李耸肩,“唉,真是心疼你。”

陈远铮:“……等你生完了孩子,我再治你。”

—分割线—

三十一日,陈远铮和乔李大婚。

伴娘是乔李的朋友左嘉,而伴郎则是高书拓。

此前,高书拓并没有见过左嘉。

左嘉陪着乔李,在更衣室里等着。她穿着紫色的伴娘服,也很出众。

吴远第一次穿西装,这一次,他作为乔李的父亲,出席婚礼。

吴远看着穿着婚纱的乔李,仿佛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穿着婚纱的李悠悠。

毕竟是母女,总归是相像的。

此时,乔李还没有盖上头纱,宛如一个仙子安安静静的坐在镜子前,可是,她心里总归是有些不安。

吴远看着乔李,说道:“乔李啊,吴叔叔今天归来参加你的婚礼,很高兴。”

乔李也起身,她笑着:“吴叔叔穿西装真是帅。”

“今天,你是最瞩目的。”

乔李点头,“我也希望。”

外面有人推门进来,“陈太太,时间已经到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左嘉看着过来提醒的人,点头:“嗯,可以了。谢谢你。”

来人走了出去。

左嘉深深的呼吸一口气,说道:“乔李,时间到了,咱们该出去了。”

李点头。

“别紧张。”左嘉叮嘱道,“你要是紧张,就深呼吸几口。很快就过去了。”

乔李点头,“行,你不用担心我。”

吴远看着乔李,把手伸过去。

Copyright@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