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84章 红月来人

奚玖夜沉默不语。

楚楚的事,其实他也很犹豫。

尤其是,风谷武馆发生了这种事。

楚风谷和兰苍一定有所联系,楚家都是妖。

他和楚楚,是势不两立的存在。

只是,他舍弃了楚楚就真的能重新追回凌月?

也许,可行。

他有六个月的时间。

手机,铃声响起。

奚玖夜看了眼手机,怔了怔。

屏幕上,显示是“楚楚。”

他迟疑了下。

已经是十点半了,楚楚这个时候联系他,一定有急事。

只是……想到了那一只狰狞丑陋的蝙蝠,奚玖夜就犹豫了。

“玖夜,男子汉大丈夫,当断则断。”

奚三千语重心长道。

奚玖夜狠狠心,挂断。

一阵忙音。

楚楚的眼泪,落在手机屏幕上。

他挂了她电话。

在她最无助茫然的时候,想到的只有他,可是他也舍弃了自己。

“玖夜……为什么这么对我,我也不想是妖,我也不想的。我爱你,我爱你啊。”

楚楚泪流不止。

她无助的趴在地上。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楚风谷还是没有回来。

路灯下,摇摇晃晃,走来了几个人。

那是几个酒鬼。

风谷武馆就在红魔方街道的最边缘,深夜,总有一些酒鬼。

几个年龄二三十岁的男人,脚下轻浮,他们看到了不远处的地上躺着的楚楚。

“哟,那有个小美女。”

他们两眼发光,朝着楚楚走过去。

“小美女,一个人在这里无聊不,哥哥们陪你玩玩?”

其中一人上前,将楚楚从地上拖了起来,捏着她的下巴。

看到楚楚的容貌时,那些男人们都不禁垂涎三尺。

今晚运气可真不错,这么清水的美人儿,连酒吧里都不多见。

“别碰我。”

楚楚浑身无力,看到男人们用肮脏的手指碰触自己,恨不得将他们的手指剁掉。

“哟,美女发火了,脾气还挺辣。”

可她的怒气并没有吓跑这些人,他们反倒是愈发放肆,对楚楚动手动脚了起来。

“来人,救命!”

楚楚挣扎着,可是被毁了内丹的她,根本无力反抗。

她尖叫着,可是声音只是在夜色里回荡了几下,她就被那几名醉汉强行拖进了武馆。

一直到了清晨,几个酒鬼东倒西歪,躺在武馆的地上。

楚楚蜷缩在武馆的角落里,像是一条死鱼。

她目光茫然,看着天花板。

忽然间,她动了动。

她听到了脚步声。

武馆的门被打开了。

她的眼底,一瞬有了希望,可同时又满是惊慌。

她现在的模样,她不想让任何人看到。

可是,她又多么希望有人,将她从深渊里拉出来。

“啧啧,真可怜。”

一个金发女郎,走到了楚楚的面前。

她的打扮有些古怪,一身灰黑色的长袍,将她的身子遮掩住,只露出了一张妖娆的脸,看上去很年轻,可那眼神里,却满是风情。

她低着头,看着浑身伤痕累累的楚楚。

她俯身,用白皙的手,轻轻滑过楚楚的脸颊。

“你是谁,别碰我!”

楚楚厉声道。

一个美丽的女人。

在这种时候,看到这样的同性,让楚楚痛不欲生。

而且,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有些眼熟。

楚楚想起来了,她看着有些像是凌月。

只是她是金发,头发比凌月更长,举止也更加轻佻。

楚楚的声音,惊动了那些酒鬼们。

他们惺忪着眼,睁开眼,看到了来人。

“哗,又是一个大美人。我们真是艳福不浅。”

那些酒鬼们顿时亢奋了起来。

他们本以为,刚遇到一个小美女已经很幸运了,没想到,来了个更加劲爆的。

金发女郎,这是外国人?

你看那眼神,那身段,连宽大的袍子都没法遮掩。

这样的好货色,如果是带出去做生意,可就是摇钱树了。

“你们,很喜欢我?”

金发女郎却是笑了笑,那双会说话大眼里,带着明媚的春光。

“当然,你这样的美人,谁不喜欢。”

其中离女郎最近的一个男子,吞了口口水,伸手就要去摸女郎那张白嫩的如同豆腐一样的脸;。

“死鬼,可真心急。”

女郎一个躲闪,却见她将身上的袍子解开。

袍子下,却只是一套火辣的比基尼,那身段,让人几乎忍不住要流鼻血。

她勾了勾手指,那男人不禁上前一步。

“想要我,就把那些人,都杀了。”

她的眼中,忽的血光一闪。

男人的眼神骤然变了。

他大叫一声,从口袋了摸出一把水果刀,就朝着身旁的同伴们挥去。

“你小子疯了!”

其他酒鬼顿时吓傻了眼。

“你们,都一起吧。”

金发女郎拨了拨头发。

酒鬼们顿时厮杀成一团。

片刻之后,武馆内,已经恢复了平静。

地上,是触目惊心的血迹。

那几名酒鬼,都已经倒毙在地。

一旁的楚楚,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你……妖怪……”

楚楚已然知道,女郎来历不凡。

“我是妖怪,难道你就不是妖怪?楚楚姑娘,你父亲楚风谷已经被狼王给杀了,你又……”

金发女郎故作可惜,一声叹息。

楚楚浑身一颤。

“爸?我爸他……”

她痛哭了起来。

“哭有什么用,你再哭,你的爸爸和你的男人都不会回来。”

金发女郎咯咯笑了起来。

“你是谁?你为什么知道我的事?”

楚楚扬起脸,看向女郎。

“我是来帮你的人。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金发女郎将楚楚搀了起来,将袍子披在她身上。

袍子看上去很轻薄,可却很温暖。

“帮我?你能怎么帮我?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连内丹都没有了。”

她低垂着头。

刚才金发女郎施展的,一定是妖术。

Copyright@2020